重庆申瓯通信
当前位置: 主页 > 重庆申瓯通信 >
在城市之巅 他们带你看另一面的烟火成都
更新时间:2021-08-22

  站在高楼楼顶俯瞰着这座熟悉的城市,光与影、线条与建筑完美契合,城市的夜,繁华而美丽。陈成觉得自己更加爱上了这座城市。

  陈成,一名职业风光摄影师,曾获得全球文化名城成都环球友谊大使、2019IPA世界摄影大赛荣誉奖、2019美国《国家地理》全球摄影大赛中国赛区自然类一等奖等荣誉。他也是人们眼中的“爬楼党”,经常穿梭在成都这座城市的各大高楼楼顶,不畏严寒酷暑只为拍摄出满意的城市风光照。

  而像他一样的“爬楼党”,在陈成身边还有不少,他们用不一样的视觉记录这座城市发展,拍出最美的成都给世界看。“当华灯初上,它带给人一种非常静谧的美感,我们希望可以从宏观的角度去观察这座城市,带给大家不同的视觉感受。”

  “我们摄影圈里面,把高空摄影称作爬楼党,顾名思义爬楼党他就是要爬到包括一些高楼的高处,通过这样的一些高处的特殊视角,去构图去拍摄。”2017年,以拍摄人像、自然风光为主的陈成开始爬楼拍摄城市风光,试过一次在高楼看城市之后,他再也就停不下来,爬楼拍摄几乎成了他的全部。在那段日子里,陈成结实了几位志同道合的摄影师,于是共同创立了一个公益性的摄影组织成都高空摄影联盟(CHAPA)。“首先,我们确实热爱这样的拍摄,享受这样的拍摄过程。同时,我们去记录城市发展,发现城市的美,让更多的人去认识成都,去喜欢成都。”

  在陈成眼中,摄影师通常喜欢从普通人很难去看到的一些视角去进行拍摄,所以通过高空去俯瞰城市,从宏观的角度去观察这个城市,这类比较有视觉冲击力的拍摄题材,往往是更受青睐。“而且你在拍摄的过程中,生活或者工作中遇到的所有的烦心事,在那一刻你都会暂时忘记。”

  经过几年的时间,陈成的摄影群里已经有500人,小到初中生,大到70多岁的老爷爷,他们都喜欢高空摄影这样一个题材。有一次,陈成的同伴去一座高楼,一位大妈提着买菜的口袋和他们一同进了电梯,原以为她是住户,可没想到大妈和他们一同上了楼顶,并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套专业相机。“当时都把我们愣住了!”

  逐渐地,这群“爬楼党”深深地感受到,不管你是小孩或者是青年,还是说中年老年人,大家对这座城市的热爱都是一样,大家都希望通过自己不同的方式去记录它。“比如说,有的人写诗歌去赞美它,有的人用舞蹈去表现它,而我们则是通过影像的方法去记录它。”

  近些年,随着各地“爬楼党”的增多,一些狂热的摄影爱好者们,并不满足普通拍摄机位,寻求刺激,游走在安全的边缘,因而时有安全事故发生。

  “对于摄影师的爬楼,大家可能会有一些误解,比如说有的人他喜欢在一些楼顶去做出比较极限,比较危险的动作,其实它和我们摄影师去记录城市初衷是完全不一样的。”在陈成心目中,爬楼摄影师与那些寻求刺激的狂热爱好者有着本质区别。在他看来,“爬楼党”泛指的是用相机在高处记录城市的人群。“并不是说要把自己拍得多么好看,要让自己去吸引眼球,而是想通过他的一个视角去反映他眼前的世界。所以,我认为拍照的爬楼党和那些极限拍摄爬楼党,是有本质上的区别。”

  因此,陈成认为摄影师爬楼是为了寻求一个合适的拍摄机位,安全应该放在第一位。他们把这类安全分为两种,一种是摄影师自身的人身安全,禁止危险的翻越和踩踏承重不明的位置。另外一种安全便是器材的安全,谨防高空坠物。比如做好相机、镜头盖、手机等器材的防护。

  “其实,我觉得对于我们爬楼党来说,更多的时候还是希望能够去正规地爬楼。”正是出于安全的考虑,陈成和他的“爬楼党”朋友们希望将爬楼正规化、共享化,让爬楼摄影师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熟知和认可。比如通过和物业签订拍摄协议、承诺等方式去保证安全。“我觉得,这是一个解决高楼管理者与拍摄创作者之间矛盾的一个途径。”

  陈成第一次爬楼是在火车南站附近的苏宁广场楼顶。在那里,他第一次看到了整个人南立交以及高架桥上的滚滚车流,也是在那里他开启了自己漫长的爬楼生涯。

  很多时候,为了找寻一个合适的拍摄位置,他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做踩点和多次去同一位置蹲守;为了拍某个日出日落,早起晚睡早已是家常便饭。不畏严寒酷暑只为拍摄出满意的城市风光照。“我们想要的并不是别人去理解我们付出的辛苦,但是我们希望他能够理解到我们拍出来的照片,他能够觉得好看。”

  正是基于这份坚持与付出,陈成和他身边这群“爬楼党”的镜头囊括了成都大大小小的高楼大厦,记录了这座城市的春夏秋冬。

  “通过长时间的记录拍摄,越来越多的人看到成都的发展,看到了成都的美,看到了这座城市在蓬勃发展。”每每看着自己多年的付出,被越来越多的人看到、欣赏,陈成充满了成就感。

  6月27日,成都天府国际机场正式投运,陈成团队和其他单位一起出品的《云上天府》航怕视频火爆网络,绝美晨雾中的天府国际机场在航拍视角下震撼了所有人。而为了拍摄该片,陈成团队前后拍摄了一年的时间,其中仅陈成一个人就跑了80多趟,每次早上3点多就起床,然后开一个多小时的车到达机场,拍完也是很晚才回家。

  “越来越多爬楼党的出现,其实正是从另外一方面反映着这座城市的快速发展。”在陈成看来,每一座城市都有它独特的气质。成都让他感觉到很接地气,无论是城市景观还是这里独特的人文气息。相比一些城市,这座城市更加多元化,更加具有包容性,同时也更具国际范儿。“我们可以在微博、抖音、小红书等等社交平台上,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在记录这样的一个题材,我们也希望大家可以把这个题材发扬光大,去发掘更多不同的点位,不同的视角。”